相关文章

分享陕西扶贫搬迁的成功经验

    编者按:在陕西的偏远山区里,老王一家有两个孙子,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可是,因为住房条件太差,又地处偏僻,两个未来的孙媳妇都不愿意嫁过来。这可急坏了老王全家。

    不过就在不久前,这个问题轻轻松松地解决了。老王一家挺起胸脯迎娶了两位孙媳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是什么帮助了老王一家呢?

    王志贵:“从一个地方搬迁到另一个地方也不容易,作为两头的人急于要搬,小学生上学,村办小学合并了,上学的要搬,20岁往上的小伙要订婚,也急于要搬。”

    对于王志贵来说,他家两头都沾。他的两个孙子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然而由于老区地理位置偏僻,交通不便,给孙子娶媳妇成了他的心头病。让他没想到的是,搬家却搬走了他的心头病。

    王志贵:“搬迁房竣工会开了以后,我的孙子谈了个媳妇,户县的娃,到咱老区一看,盖的平房,人就嫌交通不便,不去。搬迁我和我大儿子过来,孙子娃也过来了,娃回来把这个地方一看,她也很欣赏这个小区,我二孙子也谈了媳妇,媳妇也来小区看了,很满意。”

    阳郭镇阳光社区是渭南市重点扶贫移民搬迁项目,也是陕西省首批新型农村社区试点项目。社区占地260亩,计划搬迁23个村,1050户、4600多人。政府给每户发放扶贫移民搬迁资金、灾后重建资金、危房改造资金、异地移民搬迁资金四方面补助共5万元,村民们只出建筑成本费。目前,366套房已分配到位,已经有286户群众搬进了新居。那么,如何让村民们在搬迁后稳得住,能致富?临渭区阳郭镇党委书记朱锋说,关键在于利用社区周边产业的扩大与发展,促使外出打工人员回流,就地就业,提升人气。

    朱锋:“在原有群众生产经营方式基本不变的情况下鼓励大量的搬迁群众就地就业。像区政府劳动局在这边广场给群众培训家政服务、核桃产业的发展里面的病虫害防治、品种选择。我们招商引资了几个大型农业园区,能把搬迁出来的群众吸纳进去。我们把群众搬出来以后也吸引一些农业园区把群众原有的土地进行流转,让群众从土地里面解放出来,我每年能拿到土地流转金,然后也可以给企业干活,给我付工资。”

    王仙苗一家在去年10月1号搬进了阳光社区。如今和丈夫两人在西安一家家具厂打工。一个月1800块钱的工资和家里等待照顾的老人让她早想放弃这份工作。一听到社区周边将建食品加工厂和农业园区,这让一直想在家门口工作的她看到了希望。

    王仙苗:“将来咱们这边有几个农业园区,将来搞起来后想回来在这儿打工不,那行啊,还能照顾老人,柿子酒厂、黄秋葵加工,那如果收入好肯定回来,愿意,离家近,能照顾老人。”

    同样被纳入陕西省扶贫移民搬迁项目的还有西安市蓝田县厚镇的韩坪村。韩坪村地处西安市蓝田县厚镇北部丘陵地带,七个村民小组分布在三梁四沟一条河之间,全村246户,1030人。四个村民小组的123户居住在省级确定的巨型滑坡地带,先后三次出现过大型裂缝,地质灾害对当地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严重的威胁。 如今,四个村民小组搬迁到了离镇上不远的韩坪新村。村民王平金只要一提起移民搬迁就感慨万千。

    王平金:“原先住的地方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沟沟渠渠,沟深、坡陡。我家原先是七间瓦房,现在可以说是危房。现在上来后条件非常好。我大队里植树造林啊,千亩核桃基地已经都见成效了,再一个是道路绿化,水泥地面,到处都看到了效果。这个心情好,精神面貌也好。确实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我们沟里人来说确实不容易。”

    记者从陕西省扶贫办了解到,2014年,陕西省扶贫移民搬迁超额完成年度目标任务,全省共搬迁贫困人口6.13万户、24.08万人,完成目标任务的122.6%。据介绍,去年陕西共投入扶贫移民搬迁资金14.97亿元,是13年的1.28倍。陕西省扶贫办移民处处长贺军平表示,在目前基础上,2015年,陕西计划完成5万户、20万贫困人口的搬迁任务,同时还将进一步加大基础设施公共服务配套、产业扶持力度。

    贺军平:“从土地审批、资金筹措、项目管理的环节入手,按照今年三部门出台的《陕北关中地区移民搬迁规划实施指导意见》,加大工作协调力度,采取有力措施,加快工程进度,按照年度计划,计划完成5万户,20万贫困人口的搬迁任务。在全力推进住房建设的同时,加强主导产业培训,优先将信贷资金和实用技术培训资金等用于移民搬迁群众的自我发展,优先安排搬迁人口在公益岗位就业,引导鼓励和扶持搬迁户从事第二第三产业,拓宽就业渠道,确保搬迁户稳定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