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陕西现唐代砖瓦窑群 刻画文字或为工匠涂鸦(图)

位于富平的桑园唐代砖瓦窑址,是迄今发现的唐代砖瓦窑规模最大、数量最多、保存最好的窑群。记者昨日从省考古研究院获悉,这是一处为唐陵服务、官营的唐代建材基地。

出土的莲花纹方砖坯

出土的方砖

唐代砖瓦窑址支通道

位于富平的桑园唐代砖瓦窑址,是迄今发现的唐代砖瓦窑规模最大、数量最多、保存最好的窑群。记者昨日从省考古研究院获悉,这是一处为唐陵服务、官营的唐代建材基地。

0.9平方公里分布495座砖瓦窑 迄今规模最大

桑园唐代砖瓦窑址,位于富平县宫里镇桑园村和涧头村,唐定陵陵山的西南侧。早在上世界90年代中期,省考古研究所就对这处窑址进行了调查和局部发掘,并出土了鸱吻、兽面脊头瓦等唐代高等级建材。

从2012年至2013年,省考古研究院陆续对该窑群进行了详细的考古勘探和部分发掘。探明在定陵西南侧0.9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分布有13组共495座唐代砖瓦窑。每组窑群多者40座-50座,少者数座,除个别为平面曲尺状分布外,大多呈两两相对式、南北方向延续的布局,相对的两排窑间为长条形的操作通道。

“这个数量是非常大的,因为以前发现的唐砖瓦窑一般就几十座,可这次发现了495座。”省考古研究院助理研究员于春雷告诉记者,这是迄今发现规模最大的唐代砖瓦窑址。

窑壁发现刻画文字或为工匠即兴涂鸦

于春雷介绍,这次发掘选择了13组窑中的一组,发现了南北向操作通道、窑东西向支通道、灰坑等遗迹。出土遗物主要有砖、瓦烧成品与生坯,另外有少量陶制工具、陶片、瓷片与铜镞等。

13组窑的主操作通道为一南北向长条形的壕沟,宽近四米,完整长度根据勘探判断在70米到300米不等。通道东西两侧为相对分布的窑炉,即文献记载的“穿掘为窑”。窑门外有堆放的草木灰或原本堆放草木灰的浅坑,通道东西两侧为相对分布的窑炉。

窑炉皆为马蹄形半倒烟式馒头窑。该遗址已发掘的窑炉分为两类,一类形体较大,大部分保存有窑壁及其以下部分,顶部均不存,窑床后壁下部有5个吸烟孔。另一类窑形制较小,窑顶尚存,窑床后壁底部有3个吸烟孔。

“前者窑室内堆积出土了大量带泥坯的砖。”于春雷说,据此分析这是从地面开挖大坑,然后向四周扩挖成窑室、火膛等,并向后部掏挖出烟囱。烧前应从顶部装窑,以泥砖坯砌出窑顶。这些带有烧结泥坯的长方砖就是顶部砌砖。形制较小的窑炉,则是从操作通道两壁掏挖而成,装窑和出窑都从窑门进出。于春雷说,两类窑窑壁上都留有扩挖或掏挖的工具印痕迹。

此外,在个别窑炉窑壁上有刻画的文字,可识别的有“王”“亳”“九”“论”等,还有小兔等纹样。考古人员推测,这或是工匠建窑时的即兴涂鸦。“他们的随性之作,却给后人留下了珍贵的资料。”

出土遗物以砖为主,有正方形、长方形和梯形3种。此外,还出土有少量外素面、内布纹的瓦,均已残破。

建材专供唐陵使用

将寻找作坊设施

既然这处窑址是迄今发现的唐代砖瓦窑规模最大、数量最多、保存最好的窑群。那么这里生产出的砖运到哪里呢?于春雷告诉记者,这应该是一处为唐陵服务的、官营的重要的唐代建材基地,对研究唐代砖瓦制作工艺有重大意义。

“肯定是给唐定陵供砖的,因为它距离定陵的下宫只有300米。”唐定陵是唐中宗李显的陵墓。除了定陵,富平还有4座唐陵,距离这处砖瓦窑址各有几公里远。根据砖瓦窑的规模来看,也有可能还给其他唐陵供砖。

考古人员告诉记者,其规模远超其他唐代帝陵附近发现的砖瓦窑址,因此,这处窑址在当年的管理、用途及与周围遗址的关系也应该比其他窑址要复杂得多,需进一步深入探讨。另外,考古人员虽然在3组窑炉的两侧开探沟试掘,但目前尚没有发现作坊遗迹,因此,寻找砖瓦窑作坊设施将是省考古研究院下一步工作的重点。

(记者文艳周立/ 文 记者李明/图)

网罗天下